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游戏资讯 >> 正文

谁会给年轻人留下角落?

日期:2020-11-19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时代,跟时代是不同的。生在好时代的人,当然也会冒出倒霉鬼,亦有时运不济者,但总体而言,多数人,在多数时候都各自有安心踏实的生活,几乎可以保证这种状态不被打破。坏时代指的是,社会和经济环境给予过人们期待、希望而后悉数剥夺,让人无法预判未来情势的时代。

不幸的是,当下恰好是个坏时代。台湾知名媒体人陈文茜所著的《只剩一个角落的繁荣》一书,开篇就指出1990年生人的“悲剧性命运”:生在1990年泡沫前的虚假繁荣时代,享受历代人类未曾拥有的物质“富裕童年”、少年;待到他们长大、进入大学而后走向社会时,突如其来迎来了打击:金融危机、欧债危机等一连串事件宣告了过去几十年来的虚假繁荣终将破产;许多大学生所学专业本身对应的就是过度开发、虚假泡沫型的市场需求,萧条期内择业难上加难。

陈文茜感慨,这些今年才22岁的年轻人,“(他们的)人生已数不清还要等待多少个年头,他们终于慢慢清醒,这一切不是一时的灾难;青春的他们注定要被时代狠狠地抛弃,不管或泪或笑或怒或怨,他们都将被遗忘”。她所说的年轻人(他们),不仅是中国大陆、台湾地区的90后小年轻,也包括其他大洲国家的同龄青年,她何以说得那么绝对呢?

2011年年末,美国纽约出现青年、失业者及中产阶级为主要成员的“占领华尔街”运动,很快席卷全美,已经足以令人震撼。陈文茜却冷静的指出,这样的运动规模根本不足以与1968年发生在英法美等国的民权运动相提并论,因而不能改变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的政治。她带有几分唏嘘而不无讽刺的写道,“布鲁克林桥上仍有青年们坚守着。但寒冬已近,落叶开始飘荡;他们在破败的人生中,只能继续等待,等着落雪,沾满他们的发际,最终冻僵他们的身躯,也冻僵了美国人集体的良心;然后被迫撤退”。

在英国,执政者、学者与年轻人隔阂重重,几乎无法对话,英国政府因为无力负担越来越沉重的公共福利负担而降低服务标准、提高收费;这让英国年轻人感到愤怒,因为学费调高几倍会导致还清贷款遥遥无期,终身背上沉重债务负担——时代把他们压得扁扁的,“人性中的爱,彻底地被恨取代。”

在欧洲法德等国,政府领导人需要在同舟共济以稳定欧元区经济,与抚慰排山倒海反对援助希腊等国的本国民意声浪之间,取得艰难的平衡。相比美国及亚洲国家应对金融危机时表现出来的效率,欧洲国家的行动实在是太慢了,陈文茜说,“欧洲虽是最早创造全球化海上战场的冒险民族,但真的面对旧欧洲没落,欧洲似乎只愿逃往集体《法兰西组曲》式的慵懒眷恋。16世纪冒险的富一代已死,富二十代的欧洲人面对没落已然一个世纪,认知起来却仍如此困惑与痛苦。”简言之,欧洲国家无论磋商出什么样的政策结果,都不可避免涉及到对当下及下一代年轻人的福利、权利等的挤占,而在经济复苏、萧条时期,没有实际工作经验的欧洲年轻人又拿什么去参与职场竞争呢?

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接连发生,让美欧列强惊慌失措,中国看似风景独好。陈文茜毫不客气的指出,中国目前仍只是个“看似崛起,但其实人均在全球排名连百名都不到的虚胖穷国”,非但如此,中国的外汇储备等都可以说只是“纸上财富”,没有多大的选择余地甚至选择自由,这正是美国、欧洲国家等“乞债者”为什么理直气壮要求中国购买其国债的原因。由此来看,未来数年乃至更长时期内,中国大幅度调整经济和社会发展模式的可能性、可行性都十分低微,中国内地的90后年轻人要紧随着早已被上一个时代淹没过、曾年轻过的85后、80后的步伐,及时埋葬理想,低头前行。

《只剩一个角落的繁华》的书名很有寓意。而今时代,年轻人会得到属于自己的角落吗?这样的角落会有一份繁华吗?如果这样的繁华,只能是卖火柴的小女孩划动火柴,从攒动的火苗中所看到的,那么就会同样成为一种愿景,诱发激烈的社会运动,最终让年轻人或殒身或终获自己想要获得的,此外周遭,无非“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”的景致罢了。

白山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呢
北京比较的癫痫医院在哪
癫痫的治疗费用你了解吗

友情链接:

资讯新闻,今日新闻,具有影响力的新闻资讯平台 | 娱乐八卦 | 娱乐前线 | 最新文娱 | 明星人物 | 军事频道 | 军事历史